『民間禁忌雜談』
第一千二百三十三章 全都回來(完結)



與正文無關,無需閱讀》靈溪沒有表態,她的臉上甚至多了些許羞怒。或許是陸知夏的事挑起了她心中不願多提的悲傷,她冷冷的望著中年大叔,決然道:「你既知陸知夏的事,就一定知道我為此後悔了整整五年。」「再則,丁浩命中的天道反噬沒你想的那麼容易,更不是以命換命就能解決的。」「我收他為徒,替他改命,到頭來沾了一身因果,我又能得到什麼?」「是他丁浩天賦異稟,能青出於藍而勝於藍。又還是他能挑起崑崙靈師一脈的重擔?」靈溪氣勢冷冽道:「我什《與正文無關,無需閱讀

cbr-

[]

“蘇寧成聖了,成聖了。”

“置之死地而後生,他怎麼做到的?”

“他明明身死道消,死於聖劫之下,又如何……”

“蘇小友,哈,不對,應該是蘇聖人了。”

“可喜可賀,你,沒讓老夫失望,不愧老夫捨棄兩件仙脈神兵也想保你一命。”

“什麼?你要傳我大道感悟?”

“你你你,你說的是真的?”

“嗚嗚嗚……”

“蘇小友,你讓老夫說你什麼好。”

這一天,隱界四脈從未有過的熱鬨,億萬修士振臂歡呼,為蘇寧成就聖人大道俯身下拜。

這一天,靈脈山腳下,激動難耐的時知鏡嚎啕大哭,全然不顧一脈之主的形象。

這一天,死於聖劫餘波下的靈溪死而複生,重回道渾山十八峰。

這一天……

這一天發生了很多事,足以讓隱界修士終身難忘。

“溪溪,我們回仙界,回華夏,回京都,回桃山村。”

“答應你的,我做到了。”

“沒有食言哦。”

輕輕的拉著她的手,他將她緊緊的抱在懷中。

“三伯,火兒,螭泥鰍。”

“我們,嘿,回家咯!”

……

一日後,八百仙界,凰界。

隨著蘇寧施展完歲月之道,大道意誌的籠罩下,那些因他而死的無辜之人一個個在歲月倒流的長河中安然迴歸。

薑常念,喬晚棠,喬紅婆,夢天驕,陌塵……

薑氏族人,喬氏族人。

一個不少的,她們全都回來了。

“諸位……”

眼泛淚光,蘇寧抱拳一拜道:“多謝。”

眾人一一還禮,皆為重獲新生感到驚喜。

“喂,為什麼我的臨安沒有回來?”

“你,你這傢夥不會是想騙我吧?”

見蘇寧身邊站著笑意盈盈的靈溪,喬晚棠說不出的委屈與心酸。

她半咬下唇,神色淒楚的在人群中尋找著道:“如果我的臨安不能回來,我一人苟活於世又有何意義?”

“唰。”

一道道目光投向蘇寧,等待著他的回答。

尤其是薑喬兩族的族人,包括不勝歡喜的薑常念。

這一刻,他們連呼吸都忘記了。

隻是等待著一個確切答案,他們等了許久的答案。

“我幾時騙過你?”

迴應喬晚棠的,是蘇寧指尖迸發的一團白光。

“我說過,待我成就聖人大道的那天,我會將你的臨安原原本本的還給你。”

“他的元神,記憶,神通……”

“他給我的全部造化,原本屬於他薑臨安的一切……”

“轟。”

白光炸裂,歲月再次倒流。

那些被蘇寧從體內抽取的光點在半空不斷旋轉,來回糾纏。

慢慢的,它化作了人形,漸而清晰。

“臨安……”

“是你嗎臨安?”

跌跌撞撞的,早已淚流滿臉的喬晚棠提著裙襬衝出人群,發瘋似的朝不遠處那令她魂牽夢繞,不惜畫地為牢六千年也忘不掉的男人奔去。

“大哥。”

薑常念紅了雙眸,淚如雨下。

“臨安公子。”

“大少爺。”

“我兒臨安。”

“臨安道友。”

一聲聲,一句句。

萬人呼喚下,那白光中身穿紫袍,氣質非凡的薑家男子眼皮微動,又猛的朝上翻起。

他似睡了一覺,眉宇間儘顯茫然與困惑。

直到他看見拱手相謝的蘇寧,近在眼前哭的梨花帶雨的喬晚棠。

一瞬間,他明白了。

“謝了。”

點頭示意,他笑容溫醇。

“晚棠,我回來了。”

“你的臨安回來了。”

“念兒乖,不許哭鼻子。”

……

三千小世界之一,華夏。

崑崙主峰,陽光明媚。

時隔二百多年重返家鄉,即使蘇寧已成就聖軀心如止水,此時此刻,他的心情也是極為傷感的。

季玄清等人不在了,如今繼任崑崙掌教的是裴川的女兒裴令儀。

二百年前,蘇寧初次見到裴令儀時,她還隻是個三四的孩童。

不曾想,這一眨眼的時間,當年的女童竟已是白髮蒼蒼的老嫗,死氣纏身,時日無多。

歸根究底,是華夏缺少了能助修士洗去凡胎肉骨的仙氣,從而限製了她的修行。

“季掌教,杜長老,裴川,青禾……”

“你們,都回來吧!”

大手一揮,歲月倒流。

蘇寧抬頭仰望虛空,總覺得冥冥中有一雙眼睛盯著他。

可就待他想要仔細檢視時,那股暗中被人監視的感覺又很快消失。

這讓他百思不得其解,不明白這詭異的錯覺因何而起。

“你小子,換個地方施展一次歲月之道,也不嫌累?”

“昂,就不能一次性的讓所有人全回來?”

“你爺,你奶,你爸媽,童鳶,你大伯,二伯……”

“咱老蘇家的人,得整整齊齊呀。”

“咳,記住,還有白柚。”

“對,白柚養的那隻大白猴,你順帶的給我搞回來。”

擠眉弄眼的,蘇星闌對自家侄兒不容拒絕的發號施令。

有些緊張,又有些迫不及待。

靈溪在一旁補充道:“可以的話,我想見見我大哥葉千山。”

道火兒舉手道:“我想見老酒鬼,小嶽嶽。”

“靜月,趕緊說話呀,你想誰回來?”

成功占據聞人司予肉身的唐靜月稍作沉吟,苦笑開口道:“我想見的人,你們都說了。”

“而一些可見可不見的人,嗬,我覺得應當遵守天理循環,因果輪迴。”

“就,沒必要打擾他們了。”

道火兒撓頭道:“額,好像是這個理。”

“那,那我就見見老酒鬼和小嶽嶽吧,道門其他小兔崽子們就算了。”

“各有各的命,確實不該被我的一己之私所打擾。”

唐靜月轉身,徑直走進大殿不再多言。

蘇寧掌心推動,大道意誌運轉道:“得加上梵音姐。”

……

半年後,桃山村。

二百多年的歲月變遷,桃山村早已不在。

這裡成了江夏市發展經濟的工業廠區,處處高樓大廈。

好在蘇家小院在崑崙的庇護下得以儲存,且一直有崑崙弟子駐守於此,年年請人修繕,使得它不管是從外面看還是從裡面看,幾乎都與從前一模一樣。

“嘎吱。”

推開老式的木門,踱步走進小院。

蘇寧思緒紛飛,往事縈繞心頭。

“木生叔,煩您跑一趟嘞!”

“三天沒餵食了,那畜生餓的都快把豬圈啃穿了。”

“這是小寧子吧?一轉眼都這麼大了。”

“明年考大學咯。”

“……”

那一天的桃山村下了一場大雪,鵝毛大雪,紛紛灑灑。

也是在那一天,蘇寧的命運發生了轉變。

從凡入聖,一步登天。

曆經千辛萬苦,雖不是他本身想要的生活,卻也最終求得了個他想要的圓滿。

隻是他到現在才知道,這些年他所走的每一步的路都是被人安排好的。

而那個人……

“哐當。”

緊閉的堂屋大門被人從裡面拉開,映入眼簾的,是那張在蘇寧夢裡出現過許多許多次的熟悉臉龐。

他的爺爺,十裡八鄉赫赫有名的殺豬匠,蘇木生。

(Ps:全書完)

(Ps:說點什麼呢,三年多了,能追到這的基本都是老書迷了。很感謝你們對蘇皖的支援,同時也很內疚。因為更新慢的緣故,導致很多書迷中途棄書,恨不能一巴掌拍死我。這是我的錯,沒有任何理由可找,沒有任何的藉口,確確實實是我的問題。所以,很鄭重的,趁著完結之際,我想跟大家說聲對不起,對不起你們。)

(感謝你們一直以來的陪伴,罵也好,誇也罷,都是因為喜歡,喜歡才會相遇在民間禁忌雜談這本書。記憶中最深的,某西紅柿網那邊的有個書迷,罵我罵的最凶,都快給我噴自閉了。但是我點開他的首頁一看,他隻關注了蘇皖一個作者,所有的評論都是關於雜談的。從最初發的各種讚揚的評論到實在受不了更新速度的漫罵。說實話,那一瞬間除了感動就隻剩下內疚。)

(另外,關於紅鸞劫其它的細節,靜月的,喬晚棠的,這些我儘量在完結後放在一起整理好,然後發群裡。恩,我們下本書在見。)

-cbr

的那麼容易,更不是以命換命就能解決的。」「我收他為徒,替他改命,到頭來沾了一身因果,我又能得到什麼?」「是他丁浩天賦異稟,能青出於藍而勝於藍。又還是他能挑起崑崙靈師一脈的重擔?」靈溪氣勢冷冽道:「我什麼都得不到,白白為你父子做了嫁衣。丁叔,丁長友,你告訴我憑什麼?」不待名叫丁長友的中年大叔反駁,靈溪繼續說道:「你身為觀運師,自己壞了門中規矩。說到底,這些天道反噬怎麼來的?無非是你貪婪成性,隻要有錢


好書推薦
上一章
下一章
目錄
換源
設置
夜間
日間
報錯
章節目錄
換源閱讀
章節報錯

點擊彈出菜單

提示
速度-
速度+
音量-
音量+
男聲
女聲
逍遙
軟萌
開始播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