『亡國妖妃,我真不是故意當禍水賀蘭殷桑寧全』
第1章 跳城樓的高光時刻



與正文無關,無需閱讀》桑寧見他僵住了,皺眉說:“墨跡什麼?你來不想這些,還不如不來床上不能用的男人算什麼男人?她對他的耐心不多了。馮潤生還真沒想這些,他捱了杖責,還在養傷,加之她身體病弱,他又不是禽、獸,怎麼會想著下半身的事?但架不住桑寧想啊!“快點的。你要是男人,就别墨跡她用激將法,催他把床幔解下來。馮潤生完全是身體自主行動,把床幔解了下來。床幔陡然落下來。空間陡然變得狹隘。他們在四四方方的床上大眼瞪小眼。桑寧恨其不《與正文無關,無需閱讀

cbr-

“殺妖妃!”

“殺昏君!”

“殺!殺!殺!”

……

外面喊殺聲震天。

桑寧聽得清楚,仍舊不為所動,坐在梳妝鏡前,慢條斯理地上妝。

先畫個野生眉,右眼角再點一小顆紅色淚痣……

“貴妃娘娘,叛軍殺進來了!”

心腹宮女綠枝匆匆奔進來,急得眼淚直掉:“您快别上妝了!再不跑,真的來不及了!”

這都什麼時候了,主子還有心情上妝?

難道還想著靠美色去俘獲叛軍首領賀蘭殷?

那可是未來的新帝!

天下到手,什麼絕色沒有,會看上她一個亡國妖妃?

桑寧聽著宮女綠枝的催促,淡然一笑:“你以為現在跑就來得及了?”

這可是亂世,四國爭霸,外面兵荒馬亂的,原主還是朵病怏怏的美人花,便是逃出去,又能活多久?

尤其書裡的桑寧就是個炮灰,逃跑後,沒多久就被燕國廢後馮秋華捉住了。

這馮秋華是個狠人,被廢之後,自請出宮,落髮為尼。

當然,落髮為尼是假,逃出皇宮,攜馮氏家族投奔新帝賀蘭殷是真。

等賀蘭殷登基為帝,她及其家族有從龍之功,都得到了豐厚的封賞。

原主桑寧跟她有舊仇,能得好?

可憐一代美人就被她做成了人彘,活得生不如死。

現在,桑寧穿來了。

面對這般糟糕的開局,本就冷漠厭世的她,既然都是死,那肯定要死的轟轟烈烈。

如何死的轟轟烈烈呢?

桑寧想到了看過的某電視劇裡,女主紅衣跳城樓的淒美畫面,覺得自己完全可以學習一下。

與其四處逃竄、倉皇度日,還很可能被抓住做人彘,倒不如城樓上一跳,為原主博個燕雲帝寵妃殉國的美名。

那可比亡國妖妃的稱呼好聽多了。

“砰!”

叛軍驟然踹開門,殺了進來。

他們一身血腥,因為殺紅了眼,各個面目猙獰,如狼似虎,彷彿下一秒,就要撲上來,將她撕咬成碎片。

不過,他們不敢。

兩列隊伍,快速而有序地分開。

未來的新帝賀蘭殷穿著黑色戰甲,走了進來。

他身高近一米九,身材高大壯碩,行走間,一步一血印,威風凜凜、殺氣騰騰。

不愧是男頻權謀著作《殷帝傳》的男主啊!

連相貌都是一等一的好。

冷白的皮膚,狹長而淩厲的丹鳳眼,鼻梁高挺,唇線削薄,精緻的下頜線上有濺到的鮮血,正順著脖頸流下去。

有那麼一刻,像極了傳說中的吸血鬼。

迷人又危險。

桑寧欣賞了一會,想到了一件事:這賀蘭殷確實是天選之子、千古一帝,十二歲從軍,十六歲晉升三軍統帥,十八歲滅燕國,創立大敬,八年時間,平定內亂,收複失地,北邊遠征蒙納,西邊開拓海洋,總之,創下的豐功偉績不計其數。

可惜,卻是個短命皇帝。

二十六歲就英年早逝了。

死前,未娶一後,未納一妃,自然,也沒有留下一個子嗣。

有讀者評論說,殷帝不近女色,一是不行,二是同性。

桑寧也參與了討論,覺得後者的可能性更高。

如今見到正主,還是堅持原來的看法——因為賀蘭殷看到她後,冰冷的眼神沒有一點軟化。

這不符合男人的本性。

要知道原主本就生的貌美近妖,加上她剛剛盛裝打扮,絕對的人間尤物。

剛剛那些闖進來的士兵看到她,眼睛都直了,恨不得化身禽獸撲了她。

所以肯定是賀蘭殷的性取向有問題。

“燕雲帝呢?”

冷漠低沉的男性嗓音響起。

瞧,一開口就是找男人。

桑寧壓下吐槽,嫣然一笑,做出乖順的姿態:“請跟我來

她其實不知道亡國皇帝在哪裡。

那昏君沒等叛軍殺進來,就棄城逃跑了。

也不知跑的多急,連原主這個寵妃都拋下了。

貪生怕死。

沒有血性。

桑寧看不得這樣的人,也不想做這樣的人。

所以,她那麼說,就是為了有理由走出宮殿,完成她跳城樓的高光時刻。

想一想,還有點小激動呢。

賀蘭殷不知桑寧所想,目光深沉地看著走過來的女人——

桃花面,美人額,嫵媚含笑的狐狸眼,鼻俏唇紅,身上穿著紅色宮裙,微露出雪白的肩頭,一頭烏黑如瀑的長髮披散下來,壓得豐胸顫顫,配著盈盈一握的細腰,顯出婀娜風流的體態……

果然是蠱惑人心的妖妃!

他握緊了手上的長劍,掩下眸中的殺意——待尋到昏君,必殺之。

桑寧從賀蘭殷身邊經過。

她感覺到了他身上的殺意,但面上泰然自若、無所畏懼。

兩旁士兵見賀蘭殷沒說什麼,自然不敢阻攔。

甚至守在殿門的士兵還讓開了位置。

於是,桑寧昂首挺胸、拎著裙襬、步態輕盈,朝著城樓走去。

賀蘭殷帶著士兵,緊跟在後面。

那畫面怎麼說呢?

很難想象那是一個亡國妖妃會有的氣場。

夜風呼嘯。

吹亂了她的長髮,吹翻了她的裙襬,還吹來了她身上的馨香……

沿途廝殺的士兵看到她,都紛紛停下了動作。

太美了。

美而近妖。

不,當她站到城樓上,俯瞰而下,淡淡一笑,分明是仙女下凡。

“燕國亡了

桑寧站在城樓上,俯視著屍山血海,神情悲憫,言語卻慷慨激昂:“燕雲帝昏庸無能,棄城而逃,枉為人君。你們是偉大的愛國者,但已經不需要再為燕國而戰。放下抵抗吧。天下將迎來英明的君主,你們也將迎來新生……”

她戲精一樣發表臨終宣言。

城樓上下的人都有點懵:這妖妃……是在勸降?

賀蘭殷看得皺眉,覺得這妖女看似是在勸降,其實是向自己投誠,更深層的目的是——想蠱惑他的心!

不然,她都成亡國妖妃了,怎麼還有心情在殿內盛裝打扮?

必然是為了勾/引他!

好讓他做下一個沉迷女色的昏君!

此心可誅也!

他越想越按捺不住殺意,拔劍欲出鞘——

“再見了,諸位,我會在地府為你們祈禱

桑寧出乎所有人的意料,轉過身,閉上眼,背後一仰,紅裙翻飛……

“桑貴妃!”

“娘娘!”

“不要!”

眾人看得紛紛驚叫出聲。

賀蘭殷也傻眼了——這妖妃竟然這般剛烈?前面勸降士兵,後面就以身殉國?

cbr

事?但架不住桑寧想啊!“快點的。你要是男人,就别墨跡她用激將法,催他把床幔解下來。馮潤生完全是身體自主行動,把床幔解了下來。床幔陡然落下來。空間陡然變得狹隘。他們在四四方方的床上大眼瞪小眼。桑寧恨其不爭:“你還在等什麼?難道要我教你?”馮潤生俊臉通紅,小聲哼道:“外面,公主在外面桑寧翻個白眼,語不驚人死不休:“怎麼,兩人不夠刺激,你想她進來三人行啊?”馮潤生:“……”她都在說什麼?三人行是什麼鬼?


好書推薦
亡國妖妃,我真不是故意當禍水賀蘭殷桑寧全
上一章
下一章
目錄
換源
設置
夜間
日間
報錯
章節目錄
換源閱讀
章節報錯

點擊彈出菜單

提示
速度-
速度+
音量-
音量+
男聲
女聲
逍遙
軟萌
開始播放